主页 > 新闻资讯 > > 正文

浙江临安山核桃产区环保严峻 蒲壳染红溪水(图

2020-10-22 08:54

  浙江在线日讯 临安的山核桃采摘工作已经基本结束,第一批新山核桃也已经上市。但是,对于一些主产区的河流、小溪来说,梦魇才刚刚开始。

  昌北岛石镇是临安山核桃的主产区之一,今年山核桃产量约1800万公斤,其中蒲壳占了约1400万公斤。这么多的蒲壳大量堆积,自然带来环境污染问题。

  一位村妇推了辆载满蒲壳的双轮车,正在倾倒蒲壳。而一半的路面已经堆满了蒲壳,原本就狭窄的路就显得更窄了,甚至有些蒲壳还蔓延到了路边的玉米地。这里的溪水还算干净,有两人在溪边槌打着衣服。

  沿着黄川溪往上游走,是分裕村,河水也渐渐变了色。由清水渐渐变成了红色,河里还漂浮着一些黑色小颗粒,可以看出是蒲壳的碎粒。

  到了楼下村,河水就已经成了黑色,一群群壳在水中打转,整条河里密密麻麻的都是蒲壳。一路走过,很多人家门口都是一堆堆的蒲壳。每走几米,就能看到岸边堆起的一堆堆的“小山丘”。

  记者问一王姓村民为什么把蒲壳都往河里倒,他咧嘴一笑:“那你说往哪里倒啊?没事的,大水会把它们冲走的,每年都这样的。”

  现在,黄川溪已无鱼儿影踪。“以前还有几条,现在都看不到了。”村民王跃进告诉记者,“有些村民还会在这里洗衣服,鱼儿早被毒死了。”

  记者提取一瓶河水,拿去临安市环保局检验。PH值是8.13,一般河水是6.5至7.5,黄川溪的水属于偏碱。COD(化学需氧量)是25,而一般可饮用水是≤15。化学需氧量越大,说明水体受有机物的污染越严重。色度是60倍,一般河水是没有颜色的。根据检测结果,黄川溪的水不适合饮用。

  清溪变色了,36选7,鱼儿没有了,还要等到水发臭,甚至溪流变成干涸的垃圾沟吗?那徒有青山,没有绿水,还是一座“森林城市”吗?有识之士呼吁:临安山核桃产区环保问题亟待解决。

  城里人对山核桃蒲壳可能还不熟悉,因为当你食用的时候,蒲壳已经被剥去了。它是一层青绿色的壳,时间久了会变成褐色。当与其接触了之后,皮肤会发黑,严重的会导致脱皮。所以,一般山核桃采摘人员的十指都是黑乎乎的,乍一看就像沾了黑炭没洗净一样。

  临安市环保局污染控制科的厉胜分析,山核桃蒲壳的污染主要还是水质污染。往河里倾倒蒲壳,不但会造成河道堵塞,而且由于偏碱性,对水质也会造成污染。“这两年稍微好一点了,以往情况更加严重。因为村民们都已经形成了习惯,没有意识到会对环境造成伤害。”

  厉胜表示,现在还没有相关的措施来规范这种行为,主要还是提高村民们的一些环保意识。“破坏容易,治理难啊!”他感叹。

  有关环保人士表示,蒲壳烧成灰,可以作为肥料。“因为它是偏碱性的,而昌北、昌化的土质是偏酸性的,可以中和一下。”

  目前,当地政府也正在采取相应的措施,比如定点堆放,把蒲壳集中处理制成炭,希望在山核桃产业兴起的时候,河水不再受到污染。

  岛石镇有两家本地人开的制炭厂,每家一天可以处理10吨左右的蒲壳,能制成约1吨的炭。“厂的规模不大,都来不及处理。”岛石镇副镇长帅利阳说,“厂里把这些蒲壳运过去,先要晒干,然后碾成粉,再做成炭。质量还不错的,比农村里自己烧的白炭好,虽然价格比较高,但销量还不错的。”

  帅副镇长解释,打山核桃之前就已开了村干部会议,商量蒲壳定放点,禁止村民往河里倾倒。“但还是有部分村民没有做到,有可能是他们村里的定放点堆满了,又嫌其他定放点太远,所以就直接倒在河里了。”对于这点,镇政府也是比较头疼。“我们也只能教育为主,没有什么处罚措施。而且我们镇离村子比较近的土地不多,太远的话大家都不愿意去,毕竟运输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”

  据了解,岛石镇有一家制炭厂曾经因为生产技术不过关等因素而倒闭,但是面对严重的环境问题,他们学习了先进技术之后,又重新开张了。但愿,这样变废为宝、利于环保的制炭厂在山核桃产区能够多开几家。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36选7开奖结果【真.138】 版权所有 36选7保留一切权力!